蝶舞霜楓
青穹無涯蕤艷艷,白煦有盡惹翩翩。浮雪凭花空醉蝶,冉烟凝玉風迴天。

五.墨嬋

 


  今天要出門時不曉得為什麼就穿了白衣,已經許久不穿了。不過慕哥哥喜歡白色,大概和他很配吧?

  慕哥哥看到我時先是詫異,然後露出懷念的神情,很溫柔地笑了。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四.慕白

 


  昀兒三年前生了一場大病,那時整個墉城都被怪病侵襲,老了不少人口,爹便是那時候過去的。

  大哥繼任城主。三個月後,風波漸漸平息。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碧池寒月


  一如往常地秋色灑落。
  夜深了,林子裡低吟著蟲鳴,鴞爭著眼張望,喉嚨中發出咕咕聲。
  乘著秋風,隱約還聽見了呢喃。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三.白昀

 


  秋葉飄落,花謝空留枝;西風漸起,吹褶幾多愁。紅塵夢盡,最是難棄。

  城垣上那抹身影依然,買了兩支糖葫蘆,像過去那些年,坐到他身旁。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她輕輕一笑,六吋手術刀劃破平坦胸膛。她看著自己的手不斷給自己添加傷口,她感到痛楚,而痛卻早已失去意義。
  她是誰?
  她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她覺得自己是個「她」,卻又不那麼肯定。
  她覺得自己也可能是個「他」。不,能夠這樣對待自己的,或許算不上人,只能是個「它」。
  也許她是「牠」吧?嗯,應該是擁有「它」的心靈的「牠」,若說是顛倒過來似乎也行。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Sep 04 Tue 2012 21:11
  • murmur

  尖叫被堵塞在心裡,我想我快瘋了。
  化膿、潰爛。
  我看見黑夜拿著短刀,一次又一次,狠狠往心窩捅去。
  鮮血噴灑成一朵朵綻放中的紅花,卻逼不出絲毫呼喊與淚水。
  好痛。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熾荂

 


  她的晶簾微掩,簾下的眸褐地深邃。蓮步搖釵,繞著池水。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二.慕白

 

  昀兒天生帶病,這是白家在得知昀兒與我相熟時特意前來叮囑的,當然我早已知道,只是這麼一來更確信無誤。

  他們說昀兒有病,發作時間沒準,有時一會兒就好了,有時三五天或一個月還不見起色。

  道士們都說,那是妖附身,卻沒人除得掉。一直到昀兒十四歲那年,有個自稱崑崙仙人的道長替她鎮住了妖,昀兒才穩定下來。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墨嬋

 

  曫時,焞色落陽彷彿爡爡燒著天際的江水。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荷葉生時春恨生,荷葉枯時秋恨成。

深知身在情長在,悵望江頭江水聲。

       ──李義山〈暮秋獨遊曲江〉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