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霜楓
青穹無涯蕤艷艷,白煦有盡惹翩翩。浮雪凭花空醉蝶,冉烟凝玉風迴天。

目前分類:《故夢》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舊憶就像一扇窗,推開了就再難合上。誰踩過枯枝輕響,螢火繪著畫屏香。
  十數年來如一日,我只能遙望著他,而他的心坎裡容不下我。每個早晨,見過公婆後,書房刻花木窗內都有他的身影,我只能端一杯茶水默默來去。一整天只見兩次面,另一次就是晚膳。席前平平靜靜,沒有愛情、沒有親情,公婆一開始還勸,到後來,只要咱倆不吵不鬧,不讓這家氣氛太差,也就罷了。
  數十年來如一日,今天是楊若環的忌日,他一如往常整天都不在府裡。大清早就去祭拜楊若環,下午去金梧樓看戲,傍晚又回到墓邊,看那漫天楓飄鮮豔恰若濺上白水袖的血花。
  七月的風沁涼如水,輕輕一帶,那一生的瑰麗為她都付過往。
  當楓葉絢爛似紅蓮,憑烟擺盪,那一地的年華為他都付流光。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昏黃燭火輕搖晃,大紅蓋頭下誰彷徨。流淚的花和榮喜堂,靜靜放在一旁。
  那一夜月缺了邊角,我知道,此生嫁給此人,將不再有幸福。因為他的心已死,陪葬在金梧樓當家花旦楊若環墓裡。這輩子我就算用盡心思得到了人,卻得不到他的心。
  幾天前楊若環死在了戲台上。從那時候起,趙郎不再看我一眼。婚禮依舊完成了,拜堂、結髮,接著我被留在洞房,安安靜靜坐在喜床上,等著那位今夜不會出現的人。
  後悔莫及,徒留悽惶。一行清淚無語,暗自滴淌。
  瑩燭慘,玉蟾寒,冷冷戚戚,惟聽孤歌歎。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妃子,何事驚慌?』
  妃子。劃開無限柔情與不解。柔情於眼前白底旗袍的女子,那粉桃牡丹在月華下綻放成朵朵雅蓮,傍水款擺;不解於眼前淺妝鳳眼的女子,那顧盼美目在冷芒中渲染成陣陣哀悽,倚風嬌弱。
  『外家妃正在營外閑步,忽聽敵人帳內盡是楚國歌聲,不知是何緣故啊?』
  『哦?哦?有這等事?』
  『正事。』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民國舊憶。
他是八旗最後的皇親國戚;
她是空有貴族名頭的京城第一美人;
她是出淤泥而不染,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的當紅戲子。
大家族的束縛,家國洪流的巨變,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