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霜楓
青穹無涯蕤艷艷,白煦有盡惹翩翩。浮雪凭花空醉蝶,冉烟凝玉風迴天。

目前分類:《短篇集》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公子清和,善造琴,琴中若有靈,決絕無二。每成,九霄環珮、海月清輝等盡為俗物。問所來自,皆得惘惑。世人曰:「伏羲遺後」。

──題記

 

 

  清晨霧氣繚繞夢湖,如一肩披帛浮動著風,一幢木屋佇立淺草之中,矮籬錯落有致地圈出一方安靜,石桌和對椅在園子右側生了薄薄苔癬,曙色未醒間咬著點點露珠如殘星晶瑩。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半晌,海棠才挾著幾絲困擾開口,彷彿不清楚自己的來歷。

  「我、當我有意識時,就在離山莊不遠處了,關於過去……什麼都不知道。」

  興許是遇到了什麼刺激吧。梧桐心想,遂不再多問,轉而提起了自己的剪紙。

  「倒是不知道這些傳聞竟然連村外也有人知曉,呵呵。也不知道什麼原因,每逢滿月,紙雕總會不翼而飛,怎麼尋都尋不回來,據說曾經有人看見那些剪紙在月亮高掛夜空正中時,活了起來,飄向村外,只可惜我自己尚未目睹,搞不好那不過是道聽塗說。昨兒個我剪了一隻蝴蝶,還帶上花兒,想說若真真變成活的,蝴蝶要帶著花離開就憑重量也是困難,結果紙雕還是消失了,沒見著復活,倒是瞧見窗外有影子閃過,我看根本是有人專挑月不黑風不高的日子偷這些小玩物吧!嗯?怎麼了?」

  自顧自地說,海棠聽著聽著忍不住噗哧笑了,未曾想過梧桐個性如此可愛,注意到對方投來不解目光,海棠輕咳,正襟危坐。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神州某處,有村避世,躬耕自給。其中有男善剪紙,嬰孩時棄於西南丘梧桐樹下,故以梧桐命名。村人以墨彩維生,禮樂交宜,諸輩才華橫溢,各具千秋,每有歌樂產出,入中原,皆震懾。人稱此地──墨村。

──題記

 

  院落一角透露出秋色,幾朵花隨葉斜斜飄落,輕巧停駐在窗台。窗邊男子一身褐棕裝束,宛如東風姿態,優雅與室內木質色調融合,他左手拾著剪子,右手捏著紅紙,雙腕靈巧翻轉,剪出花樣。

  他是剪韻梧桐,海棠齋主人。剪韻是村民給予的稱號,墨村中人人懂得筆墨藝術,除此之外各具本領,而梧桐擅長剪紙,神韻栩栩。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琳瑯教主離開苗疆後與那辛蒙岳天極居住在故交南寧爨氏府中,當時已有身孕,得知此事,飄遙大祭司自然容不下父子,殺令出,負責中原一切事宜的拜月分壇幻花宮,當即派出人馬,以侍花神女玉清為首逕向南寧而去。

  爨海之妻神女空墜羽得情,告知丈夫及琳瑯夫婦。迫於無奈,他倆只好再返苗疆。

  彼時,琳瑯已是大腹便便,臨盆在即,不易於行。如此逃亡生活折騰她難受,導致早產。

  夜雨連日未歇,琳瑯又得風寒,那辛蒙岳天極無人相助,一度絕望以為,母子不保。此時,玄明卻出現在破舊茅屋之外。

  『讓開。』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商旅西去,過城關,入苗疆地帶,溽氣深,行馬勞,汗滴點點。幾重起落,方得茶寮解鞍。彼時月懸,一山螢火,忽聞蘆笙,悽惻而歌,樓外,金葉蹁蹮,璀璨漫天。

──題記

 

  「店家,這蘆笙聽來淒婉十分,你可知有什麼故事?」

  碧衣人約莫二十七,身形高拔,眉目秀雅,劍宇飛揚,神采清明,亮麗黑眸靈俏,若非店家方才見著他俐落辦事,當真要以為這纖柔公子一路上是被嚴實護送而來。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走,走了之後,莫再回來。』

 

  有多少燕離巢,北去而不還。蒼山一縷霞煙劃破天際,在輕淺色彩中渲染一抹艷麗。

  孤燕單飛,斜影成雋。

  依稀記憶裡有那個人,漫漫長夜,與君縱歌笑酒。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緣來天註定,緣去人自奪。種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惟心造。

──題記

 

  琤。

  玉箏撩撥,在山谷裡盪開回響。一抹清音流洩,漣漪溪水、吹散薄霧。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潺潺細流破玉,小林搖曳一抹清風,悄聲呢喃。

  月色沁涼似秋水,凌波弄影,旖旎出一朵絢爛桃花憑水而綻。

 

  這夜年輕小伙子路過此地,本要去山中親戚家,卻迷了路。他想,老一輩都說,山裡迷路,尋溪順流而下即可出,側耳傾聽有那麼點水聲似有似無,他便匆忙走去。

  見著溪流,心情放鬆,疲倦席捲而來,心想時間也不早,索性於此一宿。吃罷乾糧,將外衫褪了墊著,樹下入眠。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以為誓言只是誓言……我以為誓言只是誓言……為何紅顏尚未化成白骨,有情人卻已不見……

──題記

 

  猶記得那年江南一場霧雨一場煙 ,古剎破舊的門前一把紙傘遮嬌顏。

  轟隆──!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先說小時候,在爺爺奶奶家過夜的某一回,爺爺帶我去戲院看凌波樂蒂主演的黃梅調《梁山伯與祝英台》,相傳小雪蝶看得津津有味,回家後吱吱喳喳說劇情沒完沒了──這是我對於中國古風最初的印象。
  一直想要學古箏,雪娘說:「好,下次去爺爺奶奶家時就去把古箏帶回家。」
  接著下次還是下次,每當整裝返家時總是忘記。從小學說到國中,而到了高中忙於社團撥不出時間,不忙社團後忙升學考撥不出時間。最後只好說,大學自己去學,於是來到了大學,發現沒有古箏只有古琴,退一步選擇古琴。
  但是練了半個學期後,竟然發現選課系統出了問題,好幾個人系上必修被吞掉了,偏偏學校禁止超修迫使我退選古琴。(哭)
  也許等大二再去重學吧。

文章標籤

雪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